水龙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龙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农地租赁制与农地股份合作制的比较-【新闻】长叶兰

发布时间:2021-04-20 13:49:31 阅读: 来源:水龙头厂家

农地租赁制与农地股份合作制的比较

——对我国农地流转制度改革的思考 摘要:随着“三农”问题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过程不断凸现出来,成为“三农”问题重要内容的农地流转制度改革已成必然趋势。怎样改革农地流转制度?本文通过这两种流转形式的比较,分析我国农地制度改革的方向。 关键词:农地租赁制 农地股份合作制 农地流转 农地流转制度的改革和承包责任制提出一样,也是首先由农民自身提出并在实践中试验,待时机成熟,再由国家制定法律加以确定。目前,提出并实验的二种最广泛的农地使用权流转的形式是租赁制和股份合作制。本文通过这两种形式的比较,分析我国农地制度改革的方向。 一、农民承包制流转的含义 思考我国农地流转制度改革的前提是弄清楚什么是承包地流转,承包地流转即农地使用权流转,所谓农地使用权流转,严格意义上讲,是指农地的承包经营权流转。在家庭承包制的制度框架下,农地产权结构被分解为二种权力,其一是所有权;其二是经营权(包括使用权)。因此,土地使用权流转的涵义,就是拥有农地承包经营权的农户将土地使用权转让给其他农户或经济组织,也即保留承包权,转让使用权。唯有农户拥有真正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才有利于推进土地使用权流转市场机制形成。家庭承包制三十年、五十年不变,但家庭承包制的实现形式是不断发展的,承包地使用权流转是承包责任制继续发展的一种形式,更能促进农业的发展,能更好的实现农民的利益。 二、农地租赁制和股份合作制的比较 (一)农地的产权结构 农地的产权包括所有权和经营权,经营权又包括使用权、处置权和受益权,在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下,集体拥有农地所有权,承包户享有经营权,农地租赁制是承包户将经营权中的使用权转让给租地农户,这样完整的经营权就被分解了。农地的产权由集体、承包农户和租地农户共同拥有,集体所拥有的农地所有权基本不变,变动的只是承包农户的经营权。农地股份合作制则把承包户的经营权作为股份入股,农户按股分红,保留了部分收益权,农地的产权结构变动比较大,集体所拥有的产权扩大了,不但拥有占有权,而且包括农户上交的处置权,部分收益权,有的还包括使用权。 (二)农地的利益分配结构 农地的利益分配结构是由农地的产权结构决定的,有什么样的产权结构,就会有什么样的利益分配结构。农地租赁制,集体的权利没变,因此,集体的提留也不会变,但承包户和租地农户之间会进行利益的分割,因为承包户的经营权已被分解为两部分。国家的税收和集体的提留,或者由承包户上交,那么地租应包括这部分税费,或者由租地农户上交国家和集体的税费,这时地租则不包含这部分税费,是纯粹的地租。农地股份合作制,由于产权结构变动比较大,所以利益分配结构也有较大变化,集体所拥有的产权扩大了,不仅拥有占有权,而且拥有处置权、部分收益权,甚至使用权,所以集体的分配所得利益有所扩大。承包户因为拥有的产权严重萎缩,因此利益索取权也极大缩小,只能按股份的多少进行分红和股息,至于国家税收、集体提留承包户不承担的。在这两种农地流转形式中,都有可能涉及中介商或机构,那么中介商或机构就可以所提供的服务参与利益分配。 (三)农地的功能结构 农民除了土地一无所有,土地对于农户意味着一切,它满足着农民的******需要。具体归结为农地的四种功能。第一,收入功能,农民通过土地经营获得收益;第二,就业功能,农民通过土地经营尽量实现充分就业;第三,预期功能,特定土地的承包经营对农民投资行为的反映;第四,保障功能,土地经营为农民提供生存和发展的基础保障。其中最重要的基本功能就是保障功能,现在的土地经营已不能实现农民的致富美梦,也不能给农民带来就业的快乐,土地只是农民生存的最后一道屏障。能否实现农地流转,关键是看能否转换农地的这些功能,特别是转换农地的保障功能。 各个地区的市场经济发展程度不同,各个农户从农业外获取收益的能力也不一样,农地对不同农户意义也就不同,对有的农户来说是一切,对另外一些农户来说只是一种保障,农地使用权流转应根据具体情况而实施。东部或大城市周边等市场经济发展较好的地区,具有从农业外获取收益的能力的农户由于能从第二、三产业获得收入,土地对他们的保障意义不断下降,从而可以大规模地试行农地使用权流转。而在中西部偏远地区,市场化程度较低,农户从农业外获取的收入较少,土地的保障功能居主导地位,农户主要依靠土地吃饭。农地使用权流转对不同的地区和不同农户不能一刀切。农地租赁制是拥有承包经营权的农户根据实际情况,自主决定是否对农地使用转让出去,并不是由集体统一规定,这样就会照顾外出创收能力较差的农户,仍然可以拥有农地经营权,作为自己的保障。农地股份合作制是把农地经营权作为股份,农户只能根据股份分到一份红利和股息,至于怎样处置农地,则和具体农户没有关系。那些无法从农业外获得收益的农户,在股份合作制下,既不能从第二、三产业找到工作,获得保障,同时失去土地,自己的最后保障。农地租赁制和股份合作制对功能转换程度不同的土地适应性不一样,农地租赁制比较适合发展程度比较低的地区,而股份合作制则更适应市场化程度比较高的地区。 (四)农地使用权的流转和集中 农地使用权流转,适度集中是农业现代化的必由之路。农业现代化就是在一定规模的土地投入大量的资金、技术,用机械化工具进行以经济作物为主的农业生产,而农业现代化又是农业增收的唯一道路。农地租赁制条件下,农地使用权流转集中是由单个农户自主决定,而单个农户的目光狭隘,信息缺乏,往往不利于流转到高效益领域,甚至为了眼前利益,造成土地的破坏性使用。虽然在农地流转集中的合理性方面有缺陷,但在适应市场的灵活性方面则有优势,因为单个农户土地规模小,涉及利益主体单一。与农地租赁制度相比,农地股份合作制下,农地使用权流转则由集体作出决定,因为集体拥有土地的处置权,集体比单个农户要站得高看得远,获得信息的能力也强得多,能更顺利地实现农地的高效使用,因此农地股份合作制能合理促使农地流转集中,这种形式集中了集体的信息,但土地规模大,涉及利益主体多,所以灵活性可能差些。再者,股份合作制是把农户的承包经营权折成股份,土地首先在集体手中形成规模,由集体通过招标等形式把土地使用权转让出去,从而保证土地的规模使用。农地租赁制是由农户根据自己的需要转让土地使用权,不同农户有不同的需要,从而导致土地使用权流向不同的使用者,虽然从数量上,土地使用具有规模,但在地理位置上,常常是分割的零星分散的,给经营管理带来麻烦,增加了成本。没有规模,就没有大量资金技术的投入,就不可能大规模使用机械作业,就不可能实现农业经济结构的调整,最终也就无法实现农业的现代化。 三、我国农地流转制度改革方向 根据上述比较分析,对我国农地流转制度改革的方向,本文试图作出以下初步探讨。 (一)农地的产权结算变动应以明确产权主体,明确产权主体的权利和义务为方向,目前我国农地制度改革应以保持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为前提,在这种前提下,明确各权利主体的权利和义务,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下,集体即村集体是农地所有权主体,承包户是承包经营权的主体。但在具体运行中,农地所有权主体缺乏,承包户的承包经营权经营遭受侵犯。甚至政府干预村集体行使所有权主体的权利,但又对所有权主体的义务不承担任何责任。农户在充当承包经营权主体时,常常是履行了义务,权利却被剥夺。例如有的基层政府强行征用集体土地,不予任何补偿,有的村集体任意调整土地,甚至不经农户同意就把土地使用权转让出去。或者用股份制把农地产权细分,把农户的承包经营权大部分收归集体。在农地流转制度改革过程中,应通过法律形式确定农地产权主体,明确规定主体的权利和义务,坚决避免对权利一哄而上,而义务又互相扯皮的情况。 (二)农地的利益结构变动应以保障农民利益为方向 农地流转制度改革的目的是保障农民的权利,任何侵犯农民权利的改革都是不可取的。农地的利益结构变动也要以保障农民利益为方向,不管农地的利益结构如何变化,农地的利益不能动,不但不能动,而且还要增加。“三农”问题的核心是农民增收问题,所在“三农”问题上的任何改革都应该能增加农民的收入。如果侵犯农民的利益,使农民收入减少,那么表面上再合理的改革都应该被摒弃。目前我国的公民保障机制并不健全,公共权力的运作机制还不够规范,尤其农民更是权利易受侵犯的弱势群体,在这种情况不给农的公民权设置一些保障的“底线”,划定一些行政权力不宜进入的领域,是十分重要的,哪怕是以牺牲一部分“土地配置最优化”效益为代价也是利大于弊的,而以所谓规模效益为理由来侵犯农民权利则必须避免。 (三)农地的功能结构变动应以弱化土地的保障功能为方向 农地的功能结构变动由农村经济发展水平决定,经济发展水平越高,农户收入越高,农地的基本功能越弱。农民问题的核心是增收问题,农民收入不增加,依靠土地解决温饱,实现致富,土地的保障功能就无法消弱,那么农地的流转就失去了前提。例如在偏远落后地区,土地是农民的一切,失去土地意味失去衣食父母,这种情况下,农民是不可能出让农地的使用权的。而在城镇化程度比较高的地区,农民收入增长比较快,大批农民进城务工,土地被闲置,此种条件下,农地的流转是比较容易进行的。 (四)农地流转市场化 农地流转市场化即使市场成为农地资源配置的主导力量。农地使用权主体根据农地市场供求状况作出农地经营规模的选择,及时调整农地规模以适应人地矛盾变化的要求,实现动态优化组合的目的,使农地流转市场化使用权主体真正拥有了权利范围内的农地处置权。而且,农地资源通过市场进行配置引入了竞争机制,竞争机制又使农地资源实现合理流动和优化配置。市场化的农地流转制度,同时要求农地有偿流转,又有利于消除使产权主体对未来预期的不确定性,增强了投资信心。市场机制成为农地配置的主导力量,也从制度为上消除农地流转过程中的以权谋私等现象打下了基础。 农地流转市场并非完全排斥政府的作用,而是将政府作用限定在农地流转的宏观方向,主要是制定适宜的政策、法律、法规,另外要为个体农户提供必要的信息和中介服务。 参考文献 [1]蒋中一. 农民的土地承包权不可轻易动摇. 经济管理文摘. 2002.8.28—31、40. [2]陈锡文.韩俊. 如何推进农民土地使用权合理流转. 学习与研究. 2002.6.33—36. [3]唐化盛. 李春兰. 胡豪. 土地“撂荒”的制度分析及对策. 财经科学. 2002.2.120—166. [4]胡瑞卿. 农地制度变迁模式的比较与选择. 农业经济问题. 2002.3.24—27. [5]《中国农村产权制度研究》. 山西经济出版社. 1993年. [6]《中国农村经济改革与发展的讨论》. 社会科技文献出版社.1993年. 信息来源:中国农村研究网 中国农业网编辑

电极材料

新野县公共资源交易中心

化肥

酒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