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龙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龙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发现杭州517家软件企业的资本骚动

发布时间:2020-02-14 05:17:11 阅读: 来源:水龙头厂家

在一片祝贺声中,杭州士兰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终于结束了长达三年的上市煎熬。

作为2002年中国软件公司百强排行第59位的集成电路设计企业,杭州士兰早在2000年10月就整体改制成股份有限公司,进入上市辅导期。次年,士兰出现在238家申请创业板上市公司名单中。

但深圳创业板被无限期搁置,杭州士兰的上市日程一再押后。辅导期结束,国内创业板依然不能明朗,心情急切的杭州士兰只好另谋它路。

2001年,销售额2.71亿的杭州士兰有了选择主板的机会。两周前,士兰通过发审会,预计今年9月份正式在A股上市。

插队上市

在杭州高新技术产业园区内,自2001年9月至今不到一年时间,除了士兰,还有三家软件公司登陆香港创业板。

2002年7月29日,一度默默无闻的浙江中程兴达科技有限公司,取道开曼群岛注册中程科技集团,并以此挂牌公司上香港创业板,募集资金1.1亿港元,成为浙江省内在香港创业板集资最多的公司。

如此一来,原先杭州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园区内软件公司梯队式分批上市的计划已显凌乱。

据高新区有关人士在去年年底预期,2002年,区内软件企业将分两拨上市:辅导期结束后的杭州恒生、杭州信雅达、杭州士兰三家将直达国内主板。

而实力稍逊,但增长率均在50%以上的杭州创业、杭州新中大、杭州爱科、杭州中恒世纪、杭州宏华等中型软件公司,将放弃国内二板,转道香港创业板。

2002年7月10日,杭州信雅达A股发行计划获证监会的通过,8月初,有关信息也证实,杭州恒生电子的上市前景也正在明朗。准备港股上市的公司陆续将申请文件递交到证监会处。

但是,“插队者”却频频抢得先机。具有外资背景、于7月29日挂牌的中程科技(08177.hk)和去年9月上市的杭州新利(08076.hk),以及5月3日以H股方式挂牌的浙大兰德科技(08106.hk),三家企业之前谁都没有出现在期待国内二板名单中。

插队并无太多征兆,中国证监会杭州证券监管特派员办事处有关人士说,新利、中程科技等合资企业,在国内只需获得中国证监会的一纸“无异议”确认书。

因此,新利、中程的上市过程要比其他排队待批的上市企业快捷许多。

国内法人股无法交易,软件企业普遍存在的风险投资无法有效退出。因此,风投参与,却坚定了浙大兰德等海外上市的抉择。

“插队”软件企业行事低调,主管部门对其所知甚少,信息发布中也出现“张冠李戴”,将中程科技误为浙江新昌的民营企业。但事后,行业主管部门却认为,如此的“惊喜”是越多越好:杭州软件公司在香港资本市场受宠,表明产业区内有关企业的优质。

而软件企业上市的线条越来越明晰,耗时却越来越短,集资也越来越多,主管部门认为,软件公司为对接资本市场而驾御自身的技巧正在娴熟。

中介结构有关人士认为,对接港股成功者,在同行中已成为榜样,新近期上市的杭州软件公司,激进者将不断涌现。

优势在握?

今年3月取得软件企业资格的中程科技,走的是一个由“硬”及“软”的过程。

10年前以保安监控集成起家,1997年因为不堪忍受价格战而逃离战场,但是那时,中程科技已经成为行业第一,并喝到了头口水。

中程集团主席周哲称公司一度成为保安监控集成行业的“士官生学校”,全浙江165家竞争对手中遍布中程。

出走的市场和技术人员,其中有20多家是中程旧部直接创立。

1997年,中程将保安监控集成作为其新主营业务———楼宇智能控制的一个子系统时,控制软件的成分在其业务中所占比率逐渐增加,其业务的性质也向高端转变。周哲说,在这个1989年才诞生,1998年才有发展的新兴行业内,企业在此的拓展空间应该非常宽裕。

据中程集团的招股书相关数据显示,2001年中程集团为中国前5大建筑智能系统集程商之一,去年楼宇智能控制系统占据了浙江省内同类业务总量的80%,而浙江占据国内份额60%左右。

高新区内在专业领域具有绝对优势的软件公司绝非少数。

高新区管委会提供的数据显示,2001年底,营业额1.59亿,利润2800万元的信雅达,在国内电子文档影像市场份额已超过46%、客户服务中心市场份额为23%;恒生的证券软件占有率为45%、开放式基金应用软件为43%、封闭式基金应用软件为100%;创业软件在医保软件领域的市场占有率达43%,爱科的服装CAD份额为30%以上……业内第一者俯拾皆是。

业内将杭州专业软件公司的成功归于起步较早。1990年,去美国银行考察的信雅达总裁郭华强将发展电子影像处理技术想法带回国内,这种以电子文档影像技术节省银行人力存储、节约胶片使用量、方便查询的技术由此迅速打开市场;杭州新利的证卷自助委托交易系统,则比同行早了近10年。市场先机具有的丰厚利润,为杭州软件公司确立了优势。

但是现在,竞争已然激烈,优势稍纵即逝。为保持持续增长,软件公司必然需要向行业的横向发展:专做建筑智能化应用的中程科技目前正努力拓展医院的智能系统,恒生则进入各省的高速公路联网收费系统招标。

另外一个横向拓展是,杭州有不少软件公司正与同处高新区的UT斯达康、东方通信等公司合作,开发移动终端应用领域的嵌入式软件。2001年,区内几大通信公司的嵌入式软件产值已达40多亿。

资本渴望

据分析,杭州软件公司目前呈橄榄状分布,位处中国软件百强较前列软件公司如恒生、信雅达、士兰都完成资本积累,上市初衷并不完全出于资金的压力。但是新中大、创业、中程科技等公司以上市获得融资通道的心情却很迫切。

软件行业利润率不低。据杭州高新区管委会有关人士介绍,金融、证券、医药行业软件的毛利均在30%左右,但净利却均低于15%,大部分费用被循环投入到市场过程中。

高速发展中的软件企业,都不可避免地承受垫付款带来的资金流压力。

杭州新利上市前的有关资料显示,2001年3月,新利应收款已经达到2480万,依靠新利自身积累形成的现金流量,已不足以应付不断递增应收账款。

因此,上市前的新利主要依赖向国内商业银行借贷来弥补资金空缺,但是贷款还息对企业形成了巨大压力。

新利从事的金融业,是一个购买政策、付款模式周期性极其强的行业:向软件公司下定大约6个月后,即每年农历年(12月之后),中国的商业银行才会得到专项拨款,大量结款资金才会汇入软件公司账户,在此之前,所有费用均需软件公司预支。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杭州恒生。年销售额4.2亿、利税5300多万的恒生,2001年全年金融软件有2亿销售额,7、8月前金融业单子就已经完成许多,但回款却少之又少,近半年金融软件单项业务处于亏损或微利状态。

据有关人士分析,在众多的行业中,财大气粗的证券行业无疑是软件公司资金回拢最有保障的领域,但是这依然需要大约3到4个月的实施、验收、结款过程。其次有保障的便是项目审批手续繁杂,但是信誉良好的银行、电信。

截止2001年12月31日止的三个年度,联通、移动、电信等大客户占去了浙大兰德营业83%以上份额。在每笔业务中,浙大兰德先向客户收取合同总额的20%作为定金,另40%安装硬件完毕后收取,系统完成后经测试通过后再收35%,其余5%余下来作为质量保证金一年后收取。

一般过程周期间隔3月至12月不等。

但是,按照电信行业的惯例,浙大兰德还是遇到了严重的的垫付款问题。

一般情况下,浙大兰德必须给不同财政实力的客户7天到20日不等的赊账期。2000年后,电信运营商代替数据通信商成为浙大兰德的主要客户,而电信运营商的“赊帐周期”普遍长于数据通信商,因此浙大兰德应收账款猛增,由1999年49万增至2001年12月的3204万,垫付款一度占据浙大兰德相关结算日流动资金总额的49.4%。另外,还有渠道内积压的销售款。截止2001年12月31日,浙大兰德三个月到期的应收分销商账款为238万。

即便如此,金融、电信相比其他行业还是好了许多。据有关行业协会的调查显示,财务软件、ERP/CRM、电子商务软件等,垫付款占据软件公司日常流动资金的份额普遍在60%以上,应收款问题的解决,软件公司往往依赖银行贷款,但是由此又产生了利息和还款压力。

上市后,许多软件公司如释重负。新利上市募集资金中,有830万港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而中程科技的还银行款则是1030万港元。

但是,应收款仅是诸多问题中的一个。据了解,杭州软件企业中骨干程序员的薪金均在10万/年以上,而顶尖者如恒生的“功勋科学家”,月薪达6万。这还不包括分房、配车等相关福利。

软件业上市公司分析其经营风险时无一不包含陈述“对主要员工的依赖”,激烈的竞争中用高额薪酬稳定核心团队的稳定性,并使其研发新的竞争型产品去面对竞争,这成了每家软件公司不断追加研发、人力成本投入的循环资金压力。新利募集资金40%以上投向研发及相关人力成本费用。

2002年1月,信雅达MBO结束,12个总裁级管理人员获得配股。另据介绍,信雅达董事会正设想借职工持股会,实现全体员工持股。但是,新利、中程等港股上市公司以“期权”激励员工的方式更加显得灵活多变,“港股股价利益直接牵动持股员工的积极性”,这是任何国内A股上市公司无法办到的。

但是,已经打通资本市场的软件公司,表现也不尽相同。2002年7月,香港联交所公布的香港创业板挂牌上市公司市值显示,新利软件居146家创业板企业中的32位,中程科技位36位,而浙大兰德位于114位。

中山工商税务代理公司

深圳代理记账公司

广州筹划税务专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