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龙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龙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土豆私募得与失IDG以50万美元换取33股权

发布时间:2020-02-11 06:28:32 阅读: 来源:水龙头厂家

与前妻的婚姻财产诉讼,险些将自己一手创立的土豆网IPO葬送;6轮融资后,持股比例仅剩12.7%。一波三折的土豆网私募,CEO王微为何会付出这么大的代价?相关风险投资机构中,谁才是最大的赢家?

王微与前妻杨蕾之间的一场婚姻财产诉讼,险些将自己一手创立的土豆网的IPO葬送了。它不仅使土豆网的上市进程延后了超过半年时间,而且导致了土豆与行业第一优酷的差距进一步拉大。

随之而来,风险投资界便开始流传“土豆条款”(即,VC所投公司的CEO结婚或者离婚须经董事会,尤其是优先股股东的同意后方可)的戏称,以防止创始人婚变对所投项目造成的冲击。

从创业开始直至上市前夕,王微为土豆网先后引进了6轮融资(包含可转债及认股权证),金额高达1.6亿美元,先后有十家风投机构成为土豆网的股东。这些风险投资机构谁会是最大的赢家?作为创始人的王微又付出了多少代价?

首家视频网站的上线

2005年1月,从贝塔斯曼辞职的王微以100万的启动资金在上海租了一套三居室民房,四五个人在这里开始了创业,王微形容自己是在“播种土豆”。几个人捣鼓的是当时中国还未有过的视频网站,即使日后极富盛名的YouTube在美国也才刚刚诞生2个月,没有任何知名度可言。王微想把网站做成视频分享网站,苦于找不到借鉴对象,那时只能学习美国图片共享网站Flickr。

经过三个月内测,土豆网在当年4月正式上线。土豆网创立早期,有两件事对其知名度的打开带来莫大帮助。

其一是,在当时Web2.0概念刚刚兴起的背景之下,土豆网的上线立刻引来了在国内极具影响力的互联网评论社区DoNews总编辑洪波的关注,使土豆网在业界的知名度初步打开。

那时候,王微还不知道洪波是谁、DoNews是啥,只知道拉着几个兄弟闷声不响地做着土豆,闷声不响地写着自己的Blog。

王微回忆道:“那天,大概是土豆推出来后的第三还是第四天,晚上,我坐在美罗城地下一层的大食代,拿了啤酒,等着最后一份的铁板烧,手机响了。是正做着Chinabbs的邓薇。刚一接,就听着她说,你快去看看,你写的那个blog被行里头最有名的洪波转了!我哦了一声,一头雾水。我写的blog?我好像已经很久没写blog了吧。给转了?洪波又是谁?哪个行里头?然后手机就断了。”之后,王微与洪波成为好友。

其二是,土豆网上线半年后的10月21日,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世界是平的》一书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到访土豆办公室,他正是要与王微探讨Web2.0概念。

王微这样形容当时的心情:“Thomas Friedman,3次普利策奖的得主,中东问题最有影响力的非政府人士,纽约时报著名的外交事务专栏的作家,他的1989年的《从耶路撒冷到贝鲁特》,就得了非虚构类作品的最高奖National Book Award(美国国家图书奖)。更不用说,我已经跟读了他的专栏整整10年。可以这么说,我是他的粉丝。”

弗里德曼与王微的对话持续了两个半小时,且访谈内容第二天就以《中国人找到自己的声音》为题登上了纽约时报专栏。在离别之前,弗里德曼以玩笑般的口吻对王微说:“你要做好准备,我经常一写谁,那个网站就要被挤瘫痪了。”

昂贵的首轮融资

2005年12月,当时小有名气的土豆网拿到了来自IDG的首轮融资,不过金额只有50万美元。

关于王微获得IDG的投资,一个流传的很广的段子是:王微去见IDG合伙人章苏阳,后者见他第一面就拍板答应投资。章苏阳的理由是,王微当时打扮非常随意,甚至脚上穿的还是拖鞋;这符合章苏阳心目中做Web2.0视频网站的形象,不循规蹈矩、有创造性、有活力,如果王微是西装革履面见章苏阳,他还未必会投。

其实,这仅仅是章苏阳避重就轻对外讲的“故事”而已,他知道怎么讲“投资故事”有利于吸引传媒的眼球促进传播。实际情况是,2005年夏,IDG投资经理高翔就已经与王微开始联系,他们约在上海一间酒吧见面,从下午一点聊到凌晨十二点,从个人经历聊到web2.0、互联网行业的未来。“当时美国的互联网视频也还没有起来,还没人听说Youtube,那时大家都用Flickr来做比喻。”高翔说道。

图1 IDG以50万美元换取土豆33%股权

双方经过了前后半年时间的接洽,而且王微为了拿到50万美元的投资,居然同意出让高达1/3的股权(如图1)。之后高翔带着王微去见合伙人章苏阳。面对如此优惠的条件,章苏阳没有理由拒绝,况且50万美元对于IDG来说简直九牛一毛,即使投资失败也不影响整个基金,所以跟王微面谈只是一个走过场的过程而已。

DoNews总编辑洪波知道王微首轮融资即出让了超过30%股权时,惊讶地问他:“你不怕失去对这家公司的控制权吗?”王微回答:“把自己做的事情做成比任何事都重要。”似乎他对企业的控制权不是那么在意,或许他那时压根就不觉得自己真能把企业做成。

后续融资波澜不惊

随着YouTube的声名鹊起,整个视频分享网站行业被带动起来,特别是2006年11月,Google公司以16.5亿美元收购了当时还尚未盈利的YouTube,业界开始意识到视频分享网站的价值。并且,由于YouTube的崛起,视频分享网站的估值也开始有了参照,这无疑也使土豆网的后续融资更加顺利。

2006年5月,土豆网获得了来自IDG、纪源资本(GGV)、集富亚洲(JAFCO)的850万美元第二轮融资,其中IDG投入150万美元,纪源资本与集富亚洲各投350万美元。此时,土豆网团队也从当初的四五个人扩充到了20人。

就在土豆网完成第二轮融资之后一个月,古永锵(微博)所创立的视频分享网站优酷也正式上线了。虽然优酷上线比土豆晚了足足一年,但是古永锵的起点平台可谓全面优越于王微。王微创业之前的互联网经验非常有限,而古永锵创业前的身份则是大名鼎鼎的搜狐COO;王微创业伊始只能靠自己的100万人民币自有资金,而古永锵创业之前就已经获得300万美元的风投支持;论及人脉关系,跟古永锵横跨互联网与华尔街(他加入搜狐之前曾在华尔街长期任职)相比,王微的创业人脉资源就更加逊色了。

优酷加入战局,可谓激活了一江春水,土豆网的融资估值也跟着水涨船高。2007年4月,土豆网获得第三轮1900万美元融资,此轮融资由今日资本(Capital Today)及General Catalyst领投,两家各投600万美元,其余5家VC合计投入700万美元,前两轮的投资者IDG、纪源资本、集富亚洲也继续跟投。

在顺利完成第三轮融资后,酷爱旅行的王微和众驴友们踏上了骑行西藏的路途。随后,王微将整个西藏的骑行过程用DV拍摄下来,并制作成一部完整的视频上传到土豆网。这部由土豆网当家人自制的原创短片,给网站带来不少好评,这也使得王微更加强调土豆网的UGC(用户原创内容)特征,正如王微给土豆网概括的那句知名广告语“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

2008年4月,土豆网获得第四轮5680万美元融资,由新加坡的凯欣亚洲(Crescent)领投3000万美元,美国洛克菲勒家族旗下风险投资公司Venrock及其他5家VC共同投资2680美元,此前的IDG、纪源资本等也继续跟投。

虽然有第四轮的巨额融资支持,但是土豆网却在2008年将行业头把交椅给丢了。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发布的《2007中国互联网调查报告》,土豆网以9.86%的市场占有率位居播客(视频分享)及视频分享领域第一位,优酷网以8.91%位居第二。但在2008年,在当时金融危机广告营收受阻的背景下,土豆放缓了网络带宽投入,而优酷则选择了趁势扩张。双方市场策略的迥异,带来的结果是优酷在2008年超越土豆,并且优势逐渐拉大。

2010年7月,土豆网完成第五轮5000万美元融资,由新加坡淡马锡(子公司Sennett Investments)领投3500万美元,凯欣亚洲、IDG、纪源资本等5家合计追投1500万美元。

外界一直认为土豆网在上市前一共获得五轮融资,融资额合计为1.35亿美元。其实土豆网上市前的合计融资额并非这个数额,而是1.6亿美元,除了前述5轮融资之外,2010年3月,土豆网还发行了部分可转债及认股权证合计2500万美元,比如淡马锡拿到的认股权证为1750万美元,凯欣亚洲及纪源资本认购了250万美元的可转债。在土豆网上市前夕,可转债持有者及权证持有者都进行了转股及行权。

土豆融资的资本账

表面看,土豆在成长过程中始终得到了风险投资的支持,而且巨大的融资额也甚是羡煞人,但如果细算一下土豆融资的资本账的话,或许就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光鲜了。

表1 土豆网投资人回报倍数明细

土豆网六轮融资中,先后有十家投资机构向土豆网投资入股,表1列出了这些投资机构各自的投资额,以及按IPO价格计算的投资回报。从表中可知,十家投资人合计向土豆网投入了近1.6亿美元,到土豆网IPO之时,所有投资人的平均持股成本为2.02美元/股,按IPO价格计算,所有投资人的总投资回报为3.59倍;十家投资人中IDG是唯一一家全程参与投资的机构,其总投额不算高,仅850万美元,平均持股成本仅0.82美元/股,因而是投资回报最高的一家,达到8.85倍;最后两轮才参与投资的淡马锡是总投资额最高的一家,其先后投入5250万美元,平均持股成本达到2.71美元/股,因而投资回报是最低的,仅有2.68倍。

工商税务咨询

广州注册公司资金增资

出口退税流程图

广州工作签证延期

广州代理记账业务

中山工作签证出国

广州筹划税务业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