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龙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龙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九江少儿艺校的兴衰变迁

发布时间:2020-03-03 17:07:03 阅读: 来源:水龙头厂家

十多年前家长堵校长门要入学资格

两年前已停招新生三年后将关门歇业

从名噪一时到黯然无声

九江少儿艺校的兴衰变迁

当初全班有近40名学生的四年级班,因为孩子们陆续转走,如今只剩下13名学生。

首席记者 孔颖/文 刘家/摄

九江青少年宫操场的一端尽头,静立着一幢没有门牌的七层楼房。从1991年9月1日至今,22年的历程里,这里走出过不少进入国内数一数二高等学府、艺术院校的毕业生,其中不乏市级高考状元。

这是一所曾令九江家长趋之若鹜的少儿艺校。然而两年前,她决定停招一年级新生。现在的学校里仅存四个班,129名学生。三年后,随着最后一个班的孩子毕业,学校将正式关门歇业。

仅凭少儿艺校今天的外表,没人能想象出,她往昔所创造的种种辉煌。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样一所育英无数的小学,从名噪一时变得泯没无声?

【往日荣光】

曾经的九江第一高楼

少儿艺校的办公楼与教学楼始建于1987年。当时,这幢楼是姚家洼片区的标志性建筑,更是九江城区第一高楼。在那个物质匮乏的计划经济时代,这栋楼里还安装了电梯。当年的盛景风光,可见一斑。

6月19日,晨报记者走进了这幢大楼。残存在电梯门上的复古花纹与灰尘,散发着时光的味道,怀旧而神秘。但每层楼的电梯门口都有椅子把守,似乎在告诉外来者:禁止靠近。

早就没有用了,坏了就一直没修过。想当年刚建成的时候,能坐上这个电梯都不容易。少儿艺校的校长霍标无奈地笑了笑。确实,校长室、教务室等行政办公室都在三楼,而该校的行政工作人员,也只有校长、副校长和一名干事,维护电梯的成本自然高昂。

或许是因为建得早,大楼每层的内空都高达三米,显得空旷幽静。顶楼是个圆柱形透明阁楼,据介绍设计时是规划用来当天文台观夜景星象之用,现在却已人迹罕至。

与城区其他小学不同,即便是下课期间,少儿艺校的楼道里也没有那份嘈杂。这是由于四个年级四个班的教室,分布在四、五、六层。人数最少的四年级,全班仅13名学生。每天午饭过后,学生在七楼的学生寝室午休。

琵琶、古筝、小提琴、音乐、二胡、电子琴这些分布在四五层的艺术教室,还固执地彰显着这个学校的特色传统。而自从两年前停止招生,一二楼的教室有些被另作他用,有些干脆被闲置,往昔的灼灼荣光已然不再。

【竞争入学】

新生选拔比例达到1:5

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给小学生施加这么大的压力。市民陈月的儿子明年就要上小学了,她非常想把儿子送入少儿艺校,在得知学校停止招生的消息后,她只有叹气的份儿。

少儿艺校的这种学习模式,现已得到了家长们的普遍认可。但在20年前,这所学校首开先河的教育模式,和历史任何时期出现的新生事物一样,都在夹杂着讥讽的质疑声中前行。当时社会上有种声音,认为青少年宫是不务正业。

1989年的九江青少年宫,周末是孩子学习课外知识的园地,热火朝天,平时却相对冷清。时任青少年宫办公室主任的吴风尘与几名同事认为,应该充分发挥青少年宫专业老师的优势,将闲置的场地、人力资源利用起来。

在吴风尘与其他同事的奔走下,经市教育局审批,1991年9月,少儿艺校作为九江素质教育的一块试验田,面向浔阳区开始招生。通过考试筛选,43名学生在80余名报名者中胜出,成为少儿艺校的首批新生。吴风尘成为少儿艺校的首任校长。

与普通小学不同,少儿艺校的学生上午学习文化课,下午学习专业课,第一批学生所学习的艺术专业就包括舞蹈、小提琴、长笛、钢琴、声乐等。这样的模式也一直延续到今天,正在少儿艺校就读的最后一批学生,他们每周需要上六个课时的专业课。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少儿艺校迎来了全盛期。1997年9月新一年级开学,少儿艺校前所未有地招收了两个班,录取了120人。这是从600名报名者中通过层层筛选而定出来的,选拔比例达到1:5。吴风尘仍然记得那年开学前,他都不敢回家,因为那些在他家门口守着,试图通过他拿到入学资格的家长太多了。

【双重原因】

民办学校遭遇政策冲击

曾经门庭若市、奇货可居的景象,吴风尘认为,这与当时的艺术风潮分不开。

吴风尘回忆,那时,从少儿艺校毕业的学生不少人考取了国家级音乐院校,学生们更是远赴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进行文艺汇演。学音乐,学美术,学舞蹈,让孩子学艺术在当时的社会中形成了一股潮流,很多家长都希望孩子从小学习一门艺术,将来考上艺术院校。

吴芳的女儿正在少儿艺校读三年级,她说她的女儿不需要每晚做作业熬到十一二点,也没有没完没了的补习班要上。相较于文化课,小学生更应该拓展视野,学习更多的课外知识与技能,我觉得少儿艺校是一所非常单纯的小学,周围很多人都说我当初将小孩送到这里是正确的。

尽管向社会上输送了一批高素质人才,来自社会上的好评不断,少儿艺校却渐渐陷入了一种尴尬的境地。2007年初,从吴风尘手中接过接力棒不满一年的霍标,遇上了上任以来的第一个危机。

那年春季开学,全国开始实行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改革,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学杂费被全部免除,但这对属于社会力量办学性质的少儿艺校而言很难说是个好消息。加上普通小学陆续在课后对学生进行艺术课辅导,开展各种兴趣班,少儿艺校的专业优势不再那么明显,双重原因致使学校开始流失大批生源。

学校所有运转经费都来自于学费,如果学生不交学费,我们就无法支撑。霍标说,为了维持生存,少儿艺校之后不得不放低招生门槛,开始招收艺术特点并非那么强的学生。

更令霍标及同事无奈的是,学校成为了一些家长选择的过渡之地。有些家长认为其他小学的择校费太贵,我们学校一学期1000元的标准相较于择校费来说,还是比较低廉的。有的是因为年龄太小在其他学校无法入学,在我们这里读了一两年后就转校走了。

【自救未果】

资源遍地不再一家独大

这种转校危机在现在的四年级体现得尤为明显。当初的近40人,因为各种原因转校走后,现在仅有13名学生。学生转走了,对学校最直接的影响就是经费不足。以这个班为例,13名学生,一个学期学费1000元/人,一年共计26000元,还不够付老师工资。三年级的班上,好像又会有不少学生要转走。说到这里,霍标摇了摇头。

退休教师有经验,有细心有耐心,这是他们的优点。而他们较低的工资,也正好迎合了学校经费短缺的短板。现在,少儿艺校的师资构成除了青少年宫自有的教师之外,专业课教师多为外聘,文化课老师则来源于返聘其他小学的退休教师。外聘专业课老师按课时计算工资,文化课老师工资在千元左右。

对于工资水平,五年级的马老师坦言,现在以她的年纪在外面找1000元/月的工作不难,但教师这个行业是她所喜欢的,也是她一直以来在少儿艺校工作的最大动力。这个学校的氛围比我原来所在的小学好多了,学生更自由更轻松,更好发挥出自己的天性。

三年级班主任陈老师,在少儿艺校已经工作多年,她清楚地知道自己与年轻教师的优缺点,年轻老师的书面知识是比我们强,但是我们的实践经验丰富。

霍标也明白,以现有的师资配备条件,学校前途堪忧。为了挽救学校的状况,他与青少年宫的同事们也曾做出努力,只是未能如愿。

刚开始出现生源不足时,他们考虑过是否能将学校纳入国民教育体系,转型为公办学校。但在全国范围内,都没有这样的先例,也得不到政策上的支持。他们还曾考虑将学校全盘端出去,但又怕学校沦落为纯粹盈利的私立机构

三年前,霍标特意让自己的女儿提早一年读书,搭上了少儿艺校的末班车;三年后,女儿小学毕业的那一天,也将是他从少儿艺校毕业之时。

已经退休多年,移居外地的吴风尘一年还会回少儿艺校一两趟。对于学校的现状,他虽然惋惜,却也冷静。当时不像现在各种艺术培训班遍街都是,我们学校可能也是占了点一家独大的便宜吧。

你是怎么毁掉孩子自信的来自博瑞智早课堂

重庆东大肛肠医院医生提醒守护健康从肠计议

肛裂伤身危害大重庆东大肛肠医院建议提早预防肛裂

相关阅读